时尚芭莎慈善夜仍在继续

硬糖先生感到羞愧。 像芭莎慈善夜这样的传统活动,是娱乐圈的冬至,是人们吃瓜吃饺子的日子。 其实我在朋友圈黄牛发“11月13日深圳,现在订票,有票”的时候就想到了。 起床。

然而,看到当晚星光暗淡、装饰朴素的“盛况”,硬糖先生又变得固执起来:我忽略了它,但也不能全怪它。

被誉为“中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晚会”的《时尚芭莎》慈善夜,面临着前主编苏芒的辞职、影视寒冬、疫情、粉丝圈的交通管理……人气一年比一年差。

2018年,大花缺席,小花取而代之。 以前,没有人敢站在流行的C位。 结果,张大勇被骂,登上了舞台中央; 2019年入团的明星还不够多,隔壁GQ的《名利场评论》也提到了这个话题。 》坚决镇压; 2020年因疫情原因,《时尚芭莎》慈善夜缺席,但公众并没有觉得缺少了什么。

一年的停赛也造成了后遗症。 很多人听到今年的《时尚芭莎》慈善夜的反应,大概和硬糖先生一样: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无尽的时尚之夜

自从苏芒辞职,《时尚芭莎》慈善夜连续举办两届后,就有传言称其将被关停。 去年线下活动因疫情暂停,《时尚芭莎》慈善夜的缺席也被视为体面告别的信号。 如今,复出并没有带来太多惊喜。 除了让路人感叹“时尚界好穷”之外,这都是一张安全牌。

今年的主题是“童爱,美育未来”,呼吁公众关注儿童问题,并邀请部分明星参与专属画作盲盒开启。 坦白说,这次盲盒拆箱活动没有任何发人深省的力量,也不能让我和其他人看到大明星的另一面。 公司年会可比这更有趣。

然而,《时尚芭莎》慈善夜的亮点从来不是“慈善”,而是华丽服装和配饰下的暗流。

曾经充满热闹的红毯选美大战,已经随着苏芒而远去。 虽然女明星们都打扮得漂漂亮亮,但那些挥之不去、不得不压轴的名场面却很难重演。 。 也许《时尚芭莎》本身也觉得实在没有话题性,所以干脆把#Bazaar慈善夜上热搜来结束这个问题。 应当向资助人父亲及有关各方作出解释。

最有趣的是,芭莎慈善夜还没结束,隔壁GQ Gala将有泳装的消息就成了热搜话题。 GQ主编表示会安排男明星下海游泳,引发梦幻女孩集体颅内高潮。 这场比赛,芭莎似乎又输给了老对手GQ。

至于大家喜闻乐见的拍照环节,还有一些小问题。 有网友表示,AB总是站在C位附近,不愿意让开,很尴尬。 但从可搜索到的视频资料来看,她主宰C位不走开的说法纯属夸大。 AB的大裙子让她行动困难,最终她距离中心位置还差好几个位置。

《时尚芭莎》慈善夜越来越和谐。 除了像硬糖这样总是缺乏话题选择的受邀明星粉丝和代码作者之外,很难引起太多公众的关注。

不过,虽然关注度下降,但明星数量也不如以往,仍然邀请网络红人来支持节目。 但令人松了一口气的是,《时尚芭莎》慈善夜仍将如期举行。

一位《Harper’s Bazaar》前时尚编辑告诉Hard Candy,平面媒体的日子已经变得越来越艰难。 尽管近年来时尚杂志纷纷放低姿态,联手当红明星拉动销量,但粉丝贡献的销量依然是杯水车薪,真金白银还不够。 这取决于品牌赞助商。

无论是慈善晚会还是其他时尚活动,本质都是为了展现品牌父辈在行业中的号召力。 销售在与客户交谈时也会特别提到这一点。

“一个活动能邀请多少明星来参加,首先代表了我们和明星的关系;其次能把这么多明星聚集在一起,谁跟谁关系好,谁跟谁有点紧张,怎么办?”安排座位等等,照顾好也代表了团队的协调能力。”

此外,她透露,近年来慈善夜缺乏话题性,也与《芭莎》和苏芒的紧密联系有关。 尽管苏芒已经离职多年,但当外界提到《芭莎》时,苏芒的反应仍然最大。 因此,集团希望通过《时尚芭莎》慈善夜的风格转变,实现“去苏芒化”。

名利场没有话题

说起来,芭莎慈善夜与疫情也有很大关系。 2003年的非典疫情催生了芭莎慈善夜的诞生。 2020年的疫情再次导致其停摆。

第一届《时尚芭莎》慈善夜并没有得到后来奢侈品牌的支持和资金赞助。 一群明星奋力呐喊,但最终还是没能筹到17万元。 随着越来越多的明星和品牌加入,这场公益活动逐渐成为热门话题。

2007年,《时尚芭莎》慈善夜“四天双冰”上,除了徐静蕾之外,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范冰冰被其他五人忽视了。 她只能站在黄晓明身边笑。 当晚,有一段名为“子怡、周迅、李冰冰姐妹团聚,范冰冰被所有人排斥”的视频发布,详细讲述了大华之间的过往恩怨。

2017年,发生了著名的全员尴尬合影事件。 “苏芒喊话场面混乱”、“张韶涵稳稳地站在C位不为所动”、“章子怡霸气秀肩一脸不屑”、“刘嘉玲墨镜也难掩嘲讽” 《微笑》、《刘涛和蒋欣全程黑脸》等海量素材至今仍时不时被我们吃到。 众人纷纷前来品尝,确实是时尚晚会历史上难以超越的名场面。

说起来也奇怪,一般人都是看不起苏芒的。 不用说,“不穿长内衣”。 2017年“C位嫌疑”一出,全世界球迷都对苏芒抱有同样的仇恨。 芒姐的道歉文更被指是“吸血鬼明星”、“利用人气”。 芒姐一走,大家都会为慈善夜恢复而高兴,但关注度其实有所下降。 难不成大家都对诚信不满意?

回顾《时尚芭莎》慈善夜的那些“修罗场”,不难发现话题基本上都是围绕着大花展开的。 成名的大明星们都赶上了时代的红利。 他们的作品在国际上有稳定的地位,为公众所熟知。 他们中的很多人在首都圈只有半只脚。 他们对粉丝的依赖度并不高。 这次他们保持“个性”也没关系。 事物。

2018年苏芒从时尚集团辞职的时间点,其实正是娱乐圈大花时代的结束,也是权力交接的最后时刻。 一代又一代人才辈出,但毕竟时代潮流变了,娱乐圈的逻辑也变了。

大花离场,小花补上,抢C、递C。并不是这一代明星的思想觉悟高,而是由于几档选秀节目、综艺节目的反复热捧,舆论已经对C位的关注度更高,大众对抢C位的厌恶情绪有所增加。 C位成了烫手山芋,没人愿意让它臭。

硬糖从一位受邀参加2019年慈善夜的小花粉丝处获悉,官宣后,粉丝的第一反应不是兴奋而是焦虑,他们很快通过自己的大粉丝向艺人表达了粉丝诉求。 “流量明星的地位没有作品是不稳定的,我们在边缘站还是可以夸耀谦虚有礼的。如果我们到了C位,对手就会抓住机会,利用它,然后做出一些事情。”半真半假的黑客。” 物质,那是得不偿失的。”

经验不足、依赖粉丝的年轻明星自觉站在一旁,以免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而资历颇深的老牌明星,现在都在回避C位。 于是,以往最流行的合影打斗环节变成了孔融送梨,不再具有反复研究和讨论的价值。

有风险的慈善机构

人有了钱,就想有好名声。 明星参加慈善活动也是如此。 在增加曝光度的同时,还可以为自己树立良好的公众形象,一石二鸟。

大花的缺席导致芭莎慈善夜缺乏话题性,公众的讨论热情也有所下降。 不过,大花们集体告别慈善夜,不仅仅是因为苏芒的离开,更是因为大花们正在逐渐往行业上走。 其实对于自己圈子里的人来说,参加这样的公益活动已经是弊大于利了。

除了抢C战,另一个始终伴随芭莎慈善夜的词语就是:强制捐赠。 每年,热心人士都会统计受邀出席的明星捐款了多少。 捐得少的,难免会因为不捐一毛钱而被骂。 甚至还有人做了一个明星代言费和捐款金额的对比图。 承受压力能力较差的明星只能退出网络以求安全。

“我喜欢的明星才出道一年,上次给河南捐款就捐了一万元。说实话,我很怕他会在网上被曝光,说他没有爱心、不慷慨。但是他还在和别人约会,合租确实不富裕,但骂他的人不会考虑这一点,只会说别人太坏了。 有粉丝对硬糖表示,大众对明星的态度有些转变,颇有些道德绑架的感觉。 的含义。

捐赠更多是否安全? 不必要。 “某某的人品需要受到质疑,所以他靠捐款来洗清罪名”、“某某没有作品,所以他靠捐款购买自己的稿件和宣传”、“如果他“不做慈善,靠《时尚芭莎》活动的捐款来吸引流量”等言论互相指责。 这在饭圈里是很常见的。

大众对明星一直抱有一种微妙的心理。 人气一般的明星捐款过多,就会被怀疑借机炫耀,赚取流量和曝光度。 香发党和扶弱济困的慈善机构之间,总有一种微妙的隔阂和不相容感。

捐款缺乏透明度是这类慈善活动一直被诟病的另一点。 有人说,明星捐赠的钱根本不是自己掏腰包,而是品牌代为支付的。 从未与苏芒打过交道的洪晃,甚至在小说《张小姐》中直接吵架:“打着慈善幌子办时尚派对,让奢侈品可以推广,大钱可以得到明星,编辑部也能得到利润,慈善组织自然也能得到钱。

此外,这几年,在经历了一系列骗税、逃税、阴阳合同、日薪“爽”等新闻后,大众对明星钱包也越来越敏感。 近年来,做好事却惹上大麻烦,甚至引来监管机构介入的现象越来越普遍。

例如,去年2月COVID-19疫情爆发时,众多业内知名人士纷纷驰援武汉,捐款捐物。 由此,韩红的慈善基金走红,被网友称为“良心基金”。 但很快,好评就变成了质疑。 韩红基金不透明、要求基金会披露收入和支出的声音至今依然存在。

也有人指出,明星进行慈善捐赠是为了合理避税,这让公众对明星捐赠的初衷充满怀疑。 其实,只要读读《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就能发现这一说法的破绽。 对于规模稍大的企业和明星来说,通过捐赠来避税根本不可行,但仍有大量网友愿意相信明星做善事是别有用心的。

近年来,娱乐圈监管力度加大,粉丝群体内讧不断,正在发展成疯狂之势。 很容易被冒犯。 对于明星来说,《时尚芭莎》慈善夜越来越像一顿扔掉可惜的鸡肋饭。 明年,我们不用再费力去租场地开派对了,直接把明星们拖到边远贫困地区半个月,深入群众,变成一场直播打拼。展示。 难道不是更有意义、更有趣吗?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娱乐硬糖微信公众号授权。 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投资界(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