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界大揭秘香水以外的秘密武器到底是啥

我这里有一篇关于香水的文章,里面提到了一些我觉得挺有趣的事情。首先,香水并不只是为了让你闻起来香,有些香水可以让你现象更聪明哦!不过如果你看一下香水广告,就会发现裸露的身体和曲线似乎是他们的标配。像 Brut 的广告就总是告诉你,每个用 Brut 的男人背后总有一个喜欢他香味的女人。也就是说,香水是用来吸引异性的工具。但是这个方法似乎并不太管用了,25年前的那种性别固化的概念在现在已经不再适用。于是,一些新的企业开始进行创新。比如,只用电商卖香水的 Phlur 就推出了一些讲故事的香水,让人们用更加个性化、符合自己特点的香味来表现自己。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有趣的香水被创造出来!我可以跟你分享一些有关香水的有趣事情。最近,我发现了一种很酷的中性香水,里面包括了六种不同的味道,每种味道都试图唤起不同的场景。比如,有一种味道是户外的气息,还有一种是能帮助你摆脱情绪的味道,还有一种是能帮你塑造自信的味道。总之这些味道都是带给你全新感受的,而不仅仅是为了卖出去。你知道吗?这些香水的创造者还在包装上下了功夫,每个香水都有着摄影级别的包装设计。可以看到,他们花了很大的心思在这个香水品牌上面,不仅仅是为了卖香水,而是为了带给消费者一种全新的体验。我最近了解到香水行业的一些新趋势。在过去的75年中,香水的形象总是被塑造成高雅、成熟、甚至是让人闻起来“很有性别区分度”的感觉。但是现在,随着年轻消费者的崛起,香水制造商不再追求这种形象了。他们发现,很多年轻人更喜欢无性别化的香水,而不希望让自己闻起来过于“成熟”或“中性不明”。有时候,一些女性消费者会直接否决某些女性用香水,因为她们觉得“让人闻起来太娘了”。

我发现,旧金山一家小众香水品牌 Pinrose 想法很有意思。他们的口号是“找到属于你的香气”。他们并不是想卖一种让人闻起来的味道,而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香气。他们制造出的香水充满了开放、轻松、自由的气息,让人闻起来感觉就像是在花园里散步一样。他们也经常尝试一些有趣的模式,比如让顾客在购买香水前先闻一闻水果和蔬菜,然后选择自己喜欢的气息。这种活动可谓是创意十足,极具吸引力。我发现,现在不仅小众品牌,许多奢侈品品牌的香水也在改变吸引消费者的方式。比如Prada最近推出的一款无性别香水,广告则使用了艺术和超现实的手法。这种与性别划清界限的风潮其实也具备一定的复古色彩。毕竟,制造香水的工艺始于古埃及,当时它们的作用是用于祭祀。古罗马人和阿拉伯人对其进行了改良,14世纪香水技术又传入欧洲,但只有特权阶层才能享用。19世纪,喷香水终于不再只是贵族阶层的特权。当时,喜欢美的女性喜欢使用一种单一香味的香水,其中比较受欢迎的有薰衣草、紫罗兰和玫瑰花香。 我发现,现在的香水越来越走向标新立异,消费者们更在意香水款式以及裸露在其背后的故事。如今,香水不再仅仅是一种气味,它还要传达出一种信息。一些品牌的创新包括搭配不同的手工原料,比如 Le Labo,还有 Black Phoenix Alchemy Lab。这些品牌推出的香水往往具有更多的现代化元素,它们的手法旨在让你看起来聪明、文化。总之,现在的香水变得更有趣了,我很喜欢这种变化。在过去,香水并没有像现在这么复杂。实际上,在历史上,男士们也使用和女士们类似的香水味道。直到20世纪香水制造商才开始专门制造和销售男女士香水的不同款式,这是由零售商所教育市场分开制造和销售的。不仅如此,当时香水的社会效用仅仅限于卫生和除臭,而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强调增加吸引力的功效。现在,由于新的化学技术的发展,香水制造商不再局限于自然花香,这为香水制造提供了更多的创造性空间。同时,除了香味以外,香水瓶的设计、包装和广告也变得非常重要。香水制造商更倾向于与著名的玻璃生产商合作,比如Lalique和Baccarat。当时最著名的香水是“Fougere Royale”,由Houbigant在1882年生产,它集合了新鲜收割的干草香气。我注意到,现在的香水市场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品牌和风格,相比之下,Phlur是一种更加现代和有责任感的香水品牌。它的包装设计简洁、时尚,与传统香水产品相比更加环保和可持续。品牌致力于使用天然成分,而且他们的配方更加透明、易于查阅,这使我更加信任他们的产品。不仅如此,Phlur对于社会责任也非常重视,他们致力于减少对环境的影响,并且支持给予流浪者良好生活条件的慈善机构。我很欣赏Phlur这种注重环保和社会责任感的品牌形象,为他们的实践所倡导。当我谈到香水时,我可能不得不提到香奈儿的 Chanel No. 5,这款合成花香调香水是在 1921 年推出的,至今仍然受到广泛关注。其中最著名的言论来自于著名女演员梦露,她说自己晚上只要点一下 Chanel No. 5 香水就可以入睡了。之后,雅诗兰黛推出的 Youth Dew 香水在美国市场也受到了广泛欢迎,美国成为了法国香水制造商不能忽视的竞争对手,这使香水生产主角由法国转移到了美国。在 60 年代和 70 年代,美国社会正经历民权运动、性解放运动和女性解放运动,同时摇滚乐和青年运动也盛行。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人们对于服饰、化妆品和香水的独特和创造性要求也在增加,香水的味道也因此有了更大的变化,使用了更多的麝香、檀香和其他天然成分。在美国,一些源于家庭的化妆品和香水品牌开始受到广泛关注,比如 Revlon、Avon、Estee Lauder、以及 Elizabeth Arden。这些品牌开始使用广泛的化学成分,如麝香和广藿香油,制造一些味道浓烈,让人无法忽略的香水。与此同时,时装设计师开始涉足香水行业,并推出自己的香水品牌。Norman Norell、Bill Blass、Anne Klein、Geoffrey Beene、Halston 和 Diane Von Furstenberg 是第一批推出自己香水的设计师。此后,Calvin Klein、Ralph Lauren、Donna Karan、Marc Jacobs、Perry Ellis 以及 Tommy Hilfiger 也跟随这一趋势,并推出了自己的香水品牌。20 世纪 80 年代流行的夸张造型,如夸张珠宝、大垫肩等,也催生了很多新的浮华香水味。在此期间,YSL 的 Opium 和 Dior 的 Poison 等香水品牌也开始流行起来。在过去,香水大多以花香或水果香为主,但如今已经不再是这样了。现今的香水让人感觉就像是在提前告诉人们“我要来了”。我更喜欢这样的香水,因为它们更加有个性,而且味道更加浓郁。我记得在上个世纪 90 年代,时尚进入了极简时代,香水的名字也开始变得更温柔、更清新,例如 Realities, Delicious 和 Pleasures,味道强调的是果味和草药味。Calvin Klein 推出了一款用香草和琥珀制造的香水,展现了“极简”的特色,但有趣的是,Calvin Klein 依然用最广告来展示这款香水。同时,无性别香水在这个时期也再度受到关注。Calvin Klein 的 CK One 算是成功的例子。随后,由 Thierry Mugler 推出的甜蜜的橘子香味香水也备受欢迎,而且市场上还出现了用巧克力、菠萝、天竺薄荷香味制造的香水,令人难以置信。我觉得,Donna Karan 推出的木头香味香水颇有远见。看来,“花草香型”和“无性别”并不是香水制造商现在才用的新方法,它们的受欢迎程度可能要看消费者的背书了。清洁和消除异味是香水这种产品走向大众市场后的首要功能,但是随着人们保持干净越来越容易,让人“闻起来有存在感”变得更加重要。我想这可能就是美国香水制造商寻找的新出路。然而现在香水的卖点已经不止于此了。就像成衣制造商考虑的问题一样,让人看起来更聪明和舒适也很重要。“性可能是一个比较简单的方式,但不一定是最明智的方式。” Eric Korman 说。我打开了页面,发现其中的部分文字是用 HTML 标签进行排版的。这需要一定的技术水平才能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