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所 社会地位和能力体现

在香港,上流阶层的精英人士都以拥有马会会籍为傲—那不仅仅意味着你的社会地位和能力,更是对你的资产状况和身份背景的认可。香港人经常说,在半山有栋房 子,在维港停着艘游艇,车库里有辆劳斯莱斯,并且,还得是的会员,这样才是真正身份的象征。会员也因此成为香港最有影响力的那一群人的代名词。

 

 

上流阶层的精英人士都以拥有马会会籍为傲 

如今将一整套严密的程序也移植到了北京。北京会所正式营业三年整,作为马会的第四家会所(在香港有三家),也是马会唯一一家开在香港本土以外的会所,它已经吸纳了600多名内地的会员。基于120多年的历史和沉淀,它带来的不仅仅是面向会员的服务,也同时让内地人对悠久的会所文 化有了直接切身的感受和体验。

会籍隐形的含金量

北上的原因是京港之间的交流日益加深。几年前开始马会的会员就因为各种商务活动频繁往来于两地之间,马会试图为会员在北京建立一个香港以外的家,也愿意把这种生活方式传递到内地。

而会员会籍的准入资格并没有因为马会在内地仅此一家而降低门槛。香港至少有十二家高级会所,会员费从十几万到上百万不等,相比之下,马会一次性 25万港元的入会费并不高,只能排到第九位。但不仅仅是有钱就能加入的。拥有百年历史的对会员选择和考核的程序始终是最严格且复杂的。

位于马会金字塔尖的200名左右遴选会员由马会董事局选出,是香港最杰出的各界领袖,其中又以政界、商界精英居多。申请加入马会的新人,必须由 一位遴选会员提名,并获得另一位遴选会员附议,再列举三位准备支持其加入马会的会员,才可能被接纳。而遴选会员每年推荐入会的名额都是有限的,在提名新人 时,他们必须承诺对此人有相当的了解。

 

 

马会试图把这种生活方式传递到内地 

会员的申请要事先经过严格的层层筛选。拥有固定资产仅是一个开始,个人的背景、社会地位、财务状况的调查,清白的履历,不能有任何污点、丑闻或 者不良的新闻,这些条条框框繁琐而严密。在进会之前,还要经过面试筛选,接受对他们的品行修养、责任心、做事风格、国际视野的观察和考量。

苛责的入会条件将很多人拒之门外,但对于想成为马会一员的人来说,忍受这样的核查,即便要排队等三五年也心甘情愿,因为这愈发显得马会会员这个头衔的含金量有多高。会员的素质决定会所的命运,也是保持会所纯净度和品质的前提。马会始终不会因为人情而把会籍赠送给知名人士,会员的资格当然也不允许 转让。

一旦入会,并非意味着从此就可以随心所欲,马会依然对会员的品行有一定的约束。比如要对客人包括对服务员有礼貌,不能大声喧哗,不能大声讲手机、必要时要调成静音等。甚至在会所不同区域,着装上也有要求具体而细微,在最高级的董事厢房和遴选会员厢房、马主厢房和马匹亮相圈以及餐厅这三类场所 里,绝对不能穿着蓝色牛仔裤、T恤、运动套装、背心、短裤、运动鞋和拖鞋出现。

即使是身为有头有面的董事、总裁们,也会像在学校里的学生一样服从管理,如果违反了约束或者习惯不良,便会受到口头劝说、书面提醒,十分折面子。倘若不满意服务员的服务,可以批评指出,但若是毫无道理地大吼大叫,服务员也有权对这种无理行为上报。同样的事情若发生足够次数,严重的会被开除会 籍。

马会的讲规矩亦和香港人的严谨、理性一脉相承。规矩之下,才能真正和谐共处,平等自在。这样的平等,还体现在按照会员守则规定,年纪没有超过 21岁的会员子女,可以凭其父母的会员资格来会所享用服务,但一旦超过21岁,会籍绝不世袭,任凭你是名门之后,也要靠自己的实力来争取会籍。

 

 

私人定制式的享受 

私人定制式的享受

毗邻北京王府井的同样寸土寸金的金宝街,庭院式建筑风格的北京马会显示出典型的北方特色。地上三层、地下二层的大手笔中式庭院,占地共38000平米,包括春夏秋冬四个季节主题庭院,在雕梁画栋廊檐翘壁中带有浓郁的明清皇室风格,气质古朴,当然也庄重而神秘。

庭院屋顶四周的彩绘是会所引以为傲的细节。技艺精湛的74岁故宫博物院彩绘专家王仲杰老先生,在几次盛情邀请之下方再度出山,为会所设计出了一套双凤和玺彩绘的图案,用唐卡专用的矿物质颜料着色,结合了元代的粗放活泼与清代的小巧玲珑两种风格。

这里是马会在120多年后,在一个全新的、香港之外的城市建立起的会所,也是斥资9亿人民币打造的一个新宠,投入了最好的软件和硬件—许多马会 会员慕名而来之后,回到香港的老会所,虽然已经很习惯那把自己常坐的椅子了,但也会不经意地对工作人员说,似乎有必要换换了。

并不是每个投资人都舍得用能造3家五星级酒店的钱来建一个会所。但在北京马会这里,几乎看不到那种雕钻镶金外露式的豪华。这恐怕跟香港人低调的行事方式以及审慎的英式作派有关系—一切考究都暗藏在并不显山露水的细节当中。

成为马会会员,意味着拥有了一个相当高质素的社交小圈子。你活着是因为你有同类,在会所里,会员有一种这里是自己第二个家的放松感和归属 感,同时也拥有最优质的设施与服务。北京马会公关部经理陈怡杉说:我们往往需要动用七八名员工,来为一名会员提供服务,有时甚至更多。

比如会员想去香港,直接打个电话就能落地后入住;7、8月份北京马会为很多香港会员的子女安排来北京学习书法,直接把老师请到会所里; 也时常举办小型有针对性的名家艺术品收藏交流会、红酒品鉴会等。马会餐厅为会员订制宴席时,工作人员会预先问好是商务聚会还是私人宴会、客人有多少,从经 济合理的角度替会员考虑宴席规格。成功人士花钱也是很精明的,陈怡杉说。

至于常来的会员,像个朋友一样,知道他最喜欢坐的那个角落、饮食口味是习惯西餐还是粤餐、下午茶时喜欢的茶点,左撇子会员一进客房,会发现房间内的所有物品都整齐地摆放在左侧,诸如此种的体贴细微之处,不是在五星级酒店或者高级餐厅就能享受到的。

对于先富起来的上流阶层来说,钱不是问题,问题是如何在有了钱也不一定能入会的会所里得到一种私人定制式的、能够针对自己需求不断调整的享 受。这样的愿景显然是会所有形的设施和无形的服务共同来达至的。因此有人称会所和会员之间,其实就是需要彼此互相维系的、一种长期的类婚姻关系。

马会的背景

香港会是1884年成立的一家私人会所,发展至今已成为亚洲最大最高级的会员会所之一。马会同时是全球规模最大的速度马竞赛营办机构之一,一年一度的香港国际赛事是国际一级赛,被视为全球最高水准的赛事。

马会以非牟利的独特营运模式,一直备受各界尊崇。马会没有股东,没有分红,盈余均拨捐慈善,回馈社会。过去10年,马会捐款超逾100亿港元,是全球最大的慈善捐款机构之一,排名与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相若。

马会董事局由12位享有显赫声望的人士组成,他们义务任职,并无支取酬金。至于日常管理工作,则由行政总裁领导下的管理委员会负责执行。

马会的门槛

马会会员分为会员、全费会员和公司会员,在其之上则是地位崇高的遴选会员。目前,马会共有13000名全籍会员,其中200人为遴选会员。

会员和全费会员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全费会员可以随时享受马会三大会所,即跑马地会所、沙田会所和双鱼河乡村会所的所有设施;而会员则 只能在比赛时,享有跑马地和沙田这两所会所的部分设施。至于公司会员,则是近年来香港会提出的一项新的服务计划,持有公司会员会籍的公司,可以登记一 名公司代表,这名代表所享有的福利,和会员是等同的。

申请加入马会的新人,必须由一位遴选会员提名,并获得另一位遴选会员附议,再列举3位准备支持其加入马会的会员,才可能被接纳。

每位遴选会员每年只拥有1个推荐名额,遴选会员还需要承诺对所推荐的新人有相当的了解。马会收到遴选会员的推荐之后,会对申请入会的新人进行两方面的调查:一是申请者的背景资料,任何污点都会被视作为不合格因素;另外就是同香港恒生银行合作,对申请者进行财务调查。

即便能顺利通过这两个方面的调查,申请者仍然无法即刻入会。比如在,由于会所的设施有限,因此每个月只开放25个新会员名额。据说得到推荐的机会之后,申请者还要排队3到5年。